“大哥,你能帮我把绳子解开吗?我也不能这么出去见人吧!”王羽都快崩溃了,你倒是给我松绑啊。

    吴非想了想,给王羽把绳子解开了。

    王羽松了口气,这小子虽然蔫坏,但起码还算遵守承诺,但是一想起自己的钱,王羽又有点想哭。

    “来自王羽的怨念+271……”

    王羽已经打算走了,吴非却忽然又把他喊住了。

    “还有啥事?”王羽不情不愿的走了回来。

    “御沙国公主比武招亲你知道吧?”吴非乐呵呵的看着王羽,笑问道。

    “知道啊,怎么了?”

    王羽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疑惑的看了吴非一眼:“难道你也想去试试运气?”

    “怎么,不行吗?”吴非反问。

    “就你这小胳膊小腿……”王羽有些不屑的开口,一边注意着吴非的脸色,当他看到吴非已经摆出了要打人的架势,连忙改口:“您这么英明神武,要是出现点啥意外多不好??!”

    听到吴非对比武招亲很感兴趣,王羽下意识就要嘲讽,但是也不得不说他察言观色的本事很厉害,看到吴非要翻脸,立刻就改口了。

    “会有很厉害的人参加?”吴非愣了一下。

    “何止啊,在御沙国,对云萱公主爱慕的青年才俊估计都能从皇宫排出城外去,远的不说,沈家沈青云,江家江凡,雷家雷天鸣,这些人身手都是数一数二的,听说他们都是有机会觉醒自身个性的,现在更是在国家开设的学院秘密进修,没准啥时候就能觉醒个性,成为超凡者的一员!”王羽略显羡慕的说道。

    “啥是个性觉醒?”吴非愣了一下,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么新鲜的词,所以也显得很好奇。

    “具体我也不清楚,但是据说觉醒了自身个性的人都会拥有远远超脱咱们凡人的力量,你知道女帝和三大神将吧?这些就是巅峰的超凡者!”王羽翻了个白眼,眼前这小子看起来鬼精,居然连这些都不知道。

    吴非有些愣神,这还是他第一次接触到这个世界的另一方面,不过这个什么个性觉醒就比较让他蛋疼了!

    不同于现实的异世界,居然搞出来了什么个性觉醒,这么接地气的吗?

    “除了这些人还有吗?”虽然有些好奇,但吴非也没有多问,当务之急,是应该先完成系统给的任务再说。

    “很多,不计其数,这些也只是其中的佼佼者,不过我最近倒是听说,原来守城的刘瑞,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方将军给踢出了城防的位置,刘瑞好像在疯狂找什么人,他好像也有参加比武招亲的打算!”

    说到这里,王羽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谁把刘瑞给气成这样,刘瑞可是天生神力,据说一只手就能抓起盛满水的大水缸,我真有点替得罪了他的人悲哀,一拳下去怕是能把人给活活打死!”

    吴非脸都绿了,这咋还没完了呢?不就是少给了你两枚铜钱吗?还要追着我不放?

    但是想到刘瑞最近隔三差五就给自己贡献一笔怨念,这还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问到了想知道的一切,吴非直接把王羽给撵了出去。

    吴非也有想过要不要拿王羽换赏金神马的,但是想到自己敏感的身份,感觉太容易暴露,尤其是在昨夜知道了陈学文来到御沙国的事情,他就更不能招摇了。

    现在只是半夜,吴非美滋滋的抱着装满金币的布袋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他就拿着钱出了客栈。

    有了钱,吴非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包子铺买了十个包子,金币他没敢亮出来,怕被人惦记,小心翼翼的交给了刘有才。

    等回到客栈,吴非想到刘有才看到金币时那目瞪口呆的表情,他还有些想笑。

    刘有才肯定是要震惊的,任谁看到前几天连包子都舍不得买的人忽然豪到连金币都有了,怕是都要感到难以置信。

    拿到了包子,吴非手上的钱也变成了十二枚金币,九十九枚银币零六枚铜钱……

    吴非一口气吃了七个包子,才算勉强吃饱,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原因,最近的饭量似乎大的惊人。

    系统后台的怨念即将突破五千的大关,除了陈学文贡献的那些,几乎都是王羽一个人给的,吴非乐呵呵的,虽然这怨念貌似只能换果子吃,但是吴非更享受其中那如同赚钱一样的乐趣。

    这一次吴非没有把怨念都抽光,他只是抽了十八次,留了三千怨念,想要看看等怨念积攒的多了,系统会不会出现点别的变化!

    而这一次,吴非的运气似乎出奇的好,只是抽了十八次,除了十五次再接再厉,足足给了三枚魔力果实!

    吴非想了想,反正都吃了不少,也不差这些了,看看这魔力果实到底能不能吃到上线,好让自己的身体产生点变化。

    而这一次,三枚魔力果实下肚,吴非的困意便是彻底无法抑制,在睡着之前他只有一个想法,这魔力果实难道是治疗失眠的?

    ……

    吴非并不知道,在他睡着之后,魔力果实完全被心脏中那黄豆粒大小的黑色火团吸收,一丝丝黑炎顺着他的心脏涌入右手的手臂之中,将整只手臂内部的血管脉络都变成了黑色……

    而此刻,吴非右手的那如同胎记一样的痕迹则是变成了黑色的骷髅形状,但也只是持续了一瞬,很快又消失了。

    只不过,那些黑炎在右手手臂内的血管脉络游走了一圈后,又很快缩回了心脏,就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但是结果却是并没有找到的样子!

    当吴非一觉睡醒,已经到了下午。

    睁开眼的时候,吴非还感觉有点迷糊,吃了魔力果实之后好像不仅没有起到增强体质的效果,反而越来越虚了的样子。

    吴非用右手按在床铺,支撑自己站起身。

    可就在他前脚刚刚站起的瞬间,咣当,床铺应声倒塌,直接成了一地残骸。

    吴非倒吸一口凉气。

    这特么是什么假冒伪劣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