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时日,姬瑾言派人一直暗中调查军营内部的情况,调查的结果和他想象的差不多。

    军营大部分的人都知道那些肮脏的手段,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指出来,甚至是上报朝廷。

    姬瑾言站起身,有些失望的走出了营帐。

    蒙恬看着他从营帐中走出来,连忙迎了过去,“蒙恬见过三殿下,这里面有我们就好了!这么冷的天,您还是回去歇息吧!”

    闻言,姬瑾言冷冷一笑,“是啊,这里面有你们就好了!”

    对上那双勾摄魄凌厉的眸子,蒙恬不禁一愣。

    这是什么意思?

    “三殿下,外面风大,您还是去营帐里面歇息吧?!毙⌒囊硪淼目醋偶ц缘纳裆?,蒙恬讨好地继续说。

    “是不是本王在这里,束缚住你们的脚步了?让你们这些人无法施展拳脚了?”姬瑾言不禁说道,冷冷地看向蒙恬和那些士兵们!

    他们到底是有多麻木,才会将自己一起的战友置之不顾,一心只想要赚取那昧良心的钱!

    此话一出,周围的人纷纷望向姬瑾言。

    蒙恬也看向他,试图从姬瑾言的脸上找到什么信息。难道他们的事情已经被三皇子殿下知道了?

    将所有人的目光收进眼底,姬瑾言转过头,淡淡说道:“这些战士们好好安葬吧,至于那些抚恤金,你们就张贴告示每个家庭抚恤一百两!”

    “三皇子,这……”

    蒙恬看着姬瑾言,若是款项如此透明,那他们这些人还怎么从中拿提成,他们每次可是从这抚恤金里面拿九成提成呢。

    虽然这些并不会全入他们的口袋,可是这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如今三皇子轻飘飘的一句话,这些就全都没了!

    姬瑾言挑眉看向蒙恬:“怎么?蒙副将,你对本殿下说的话有意见?”

    蒙恬赶紧摇了摇头:“卑职怎么可能有意见呢?卑职只是想说三殿下这样做,真是英明!这实在是边境的福气!”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做。另外,将这些军旅花销的账册拿到营帐来,本殿下要亲自过目!”姬瑾言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不容置喙的霸道。

    蒙恬不知道姬瑾言这到底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还是看出了什么端倪。但是无论是哪样,他也没有资格左右姬瑾言的想法。

    “是,卑职马上就去办!”

    姬瑾言望着蒙恬离去的背影,这些人们对他倒是言听计从,本还想着若是有人不从的话,他就来个杀鸡儆猴。

    看来这一步骤倒是可以省略了。

    ……

    傍晚的时候,蒙恬送来了一些军旅账册,姬瑾言淡淡一扫,便知道这些军旅账册早就被人做了手脚。

    “以后直接将军旅账册的管事安排到本殿就近的帐篷里,这些军旅账册本殿要好好看看,你先下去吧?!?br />
    “是!”

    蒙恬就知道姬瑾言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这下可好了,人家都把这管事的放到眼皮子底下了,他也后知后觉,他们的事情一定是被姬瑾言给知道了!

    这下该怎么办才好?蒙恬焦急地向自己帐中走去。

    姬瑾言挑了挑灯芯,翻开军旅账册看了起来,这虽然是被人做了手脚的,但是却是在原来的账册的基础上被人做了手脚的。

    所以这本账册基本上可以找到原来账册的蛛丝马迹,他便一丝不苟地翻阅起来。

    夜渐渐深了,夜莺也开始了啼叫,旁边的灯芯已经快要燃烧殆尽。

    姬瑾言这才将头从账册中挺起,好看的俊美轻轻皱着,眼底透着淡淡的不悦。

    明明朝廷拨下这么多的银两去抚慰这些士兵们,可是这些银两却根本就没有达到士兵的手里,而是到了这些狼心狗肺的人的手里!

    看着眼前的这本军旅账册,姬瑾言真恨不得将这账册撕了,可是这便是眼下最有利的罪证,他要收藏起来。

    这一夜,他并没有入睡,而是看着账外射进来的茭白月光,心里面的思念却比以往更要浓切。

    他发了疯一般地思念着那个人,虽然每天都能收到阿颜的信息,可是他却越来越不满足,不禁想要知道她的信息,更想要看到她的人,和她说话……

    ——

    翌日,姬瑾言便去看望那些,已经为国捐躯的将士们的亲人,远远望去,竟是再也看不到一个男丁……

    后来听别人说这些男丁都被强制要求服兵役,只是谁也没也没有想到这些人竟是有去无回。

    姬瑾言看着那些人们,几乎都是老弱病残,只是这些人们看到姬瑾言,眼神麻木,似乎对这些事情早已不报任何希望。

    虽然当他们拿到那一百两银子的时候愣了愣,似乎是没有想到这次竟然这么多。

    但那些人们也只是愣了一愣,眼神里面的麻木,让姬瑾言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各位父老相亲们,对于你们丧失亲人,我感到非常难过。这些抚恤金你们先拿好,这件事情我必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姬瑾言并没有自称本王或者本殿下,而是直接简单的一个“我”字,他希望那些人们能够看到他的用心,他的真心……

    可是回应他的仍旧是那些麻木的眼神,似乎他们对朝廷已经彻底失望了。

    看着这些人们,姬瑾言心里面顿时有些不是滋味。到底是经历了何事?

    才会让那些老少妇孺都失去了希望,眼神里面甚至没有一丝光彩,笼罩着一层层阴霾。

    回去之后,他便亲自写了一封密信将这里的一切包括副将侵吞军饷,抚恤金的事情派人快马加鞭禀告了皇上。

    皇上收到信后,雷霆大怒,真没想到军营里面,竟然还会有这样的蛀虫!

    同时也为那战死沙场的战士们感到惋惜,亲自下达秘密旨意,将边境一切庶务交于姬瑾言全权负责,给予他先斩后奏的权利。

    这件事情很快也被二皇子姬瑾和知晓,心里面顿时发起毛来,要知道边境的那些事情和他脱不了干系。

    若是真的让姬瑾言知道了这件事情和他有关系甚至知道他也参与其中的话,那后果便不堪设想!

    二皇子自从听到消息后,整个人都慌乱了起来。

------题外话------

    一P最后倒计时,拿起你们漂亮的手指,给小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