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十一选五预测 > 都市小说 > 娱乐圈怼神 > 068 这都可以?
    “什么下辈子!哪儿有什么下辈子!我爷爷不会死!”

    孟柯的话音还没落,俞鸿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冲着他吼。

    “小鸿!”

    韩静云低喝,“你懂点事?!?br />
    “什么懂事,为什么要懂事!你们从小都不管我,只有爷爷肯收留我,现在他要走了,你们一个个的冷漠,你们根本不是真的爱爷爷,我不要爷爷走,

    我不要!”

    俞鸿情绪崩溃,完全不顾现在病人需要安静这一点,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小鸿!”

    俞丰上前企图控制住俞鸿。

    然而,还没等俞丰的手放在俞鸿双臂上,俞鸿就开始拼命挣扎,“你不要碰我!”

    “小鸿!”

    韩静云上前。

    “特别是你,韩静云!你除了工作你什么时候想过我?从小到大你有过像别的母亲那样关心过我?你有过吗?只有想起来要出气筒的时候过来关心我!”

    “你!”

    韩静云扬手。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甩在了俞鸿脸上。

    崩溃的俞鸿愣怔的捂着脸看着母亲。

    韩静云阴沉着脸,好几个深呼吸后才开口,“你爷爷教你这么多年就教会了你这些吗?我们俞家,什么时候轮到小辈来指责长辈?今天你爷爷躺在这里,

    这么多人,你注意点俞家的脸面!不要把他老人家最后的颜面都丢尽了!”

    病房死寂。

    所有人都不说话。

    气氛尴尬,所有人的视线移转移,就连俞丰在这一刻脸色也不太好看。

    孟柯站在俞恩泰床边,舔了舔唇没说话。

    “我不要什么脸面,我要爷爷,我要爷爷,我不要爷爷走,我不要他离开……”俞鸿大颗大颗的眼泪往下掉。

    “那你就没想过他老人家在床上遭受多大的痛苦?”

    孟柯忍不住开口反问。

    俞鸿没有看他,还在低着头掉眼泪,深吸了口气,孟柯继续道,“癌细胞已经遍布老爷子的全身,你知道那有多痛苦吗?特别是脑子里的癌细胞,越来越大,时时刻刻压迫着神经,

    还有身上的肿瘤,都没法根治,肝脏衰竭你以为很轻松吗?

    这个时候,老爷子还能昏迷,就已经算是一种上天的恩赐,老爷子疼你,难道你就不心疼老爷子?还是让他快点走吧?!?br />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

    难的是那些需要去承受这些的人。

    但更难得是直面死亡的人,割舍一份感情不容易,可去承担生命终结时的痛苦更不容易。

    谁知道在最后的时刻,人要承受怎样的痛苦,身体各部位都衰竭,其痛苦绝对是常人难以忍受的。

    俞鸿这样闹,对于外界来说只是丢脸,但对于病床上的老人来说,只会让他不安心,每次挣扎过后的痛苦可能只有病床上的人才知道。

    滴滴。

    心律监测器又非常强劲的跳动了两下。

    病床上的俞恩泰虚弱的抬起手,俞鸿顾不上哭冲到了病床前,“爷爷?!?br />
    “水……”

    俞恩泰虚弱的喊出了一个字。

    “???好好,水?!?br />
    被癌症折磨的后期,俞恩泰已经没有力气去吞咽东西,喝水都是人用吸管点着喂到唇边,靠着水自身的重力流入喉咙里,一次要喝半个小时。

    俞鸿转身要去拿水碗,但俞丰已经抢先一步,端着水碗道,“爸,我来喂你?!?br />
    一滴。

    两滴。

    三滴。

    等俞丰喂到第五滴的时候,俞恩泰穿着粗气虚弱的抬起手。

    “爸,您要干什么?”

    俞丰急忙问道。

    “扶……扶我……起来……”

    俞恩泰的气息依旧很虚,几个字说的断断续续连贯不起来。

    不过,现在病房安静,而俞丰和俞鸿父女俩又每次在俞恩泰说话的时候都弯下腰屏气凝神的听着,每个字都听得很清楚。

    “好?!?br />
    俞鸿点点头,拿起床柜上的??仄靼聪铝税磁?。

    病床上扶,俞恩泰半躺着坐在床上,“水……”

    他再次开口。

    “好?!?br />
    俞丰不敢怠慢,又拿起水碗,刚准备继续用从前的方式喂,结果俞恩泰伸出双手,颤抖着想要水碗。

    这一举动让所有人都看蒙了,俞丰更是不知道父亲的动作是什么意思,但也不违背,把水碗放在了俞恩泰手里,自己用单手护着,一老一少护着一碗水颤巍巍的到了俞恩泰的嘴边。

    俞恩泰颤抖着张开嘴,上唇刚沾到水,他就大口大口的吮吸起来。

    咕噜。

    咕噜。

    喝水的声音非常大。

    眨眼的功夫,一碗水就被他喝光。

    “再给我倒一碗?!?br />
    俞恩泰把水碗递给俞丰,缓了口气道。

    “嗯,好?!?br />
    俞丰转身又倒了一碗。

    这一次,他几乎都没有用手护,俞恩泰就把水碗自己端在了面前,咕噜咕噜两口喝下,动作行云流水。

    孟柯看傻了。

    俞鸿看傻了。

    韩静云看傻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傻了。

    这第二碗水俞恩泰喝的哪儿像是个即将要死的人,分明就是个还有救的嘛。

    所有人都屏气凝息,静静地的看着眼前的变化,韩静云更是捂着嘴不敢出声。

    别人或许不了解,但她可是从老爷子能行能走到卧床不起看过来的,之前别说什么喝水了,就是睁眼呼吸都感觉到累。

    这个时候,能坐起来,还能喝水?

    难道这就是回光返照?

    一时间,所有人脑子里都想到了这个词。

    虽然电视上常说,但真正的病人回光返照是没有任何预兆的,特别是像癌症病人,就算是中后期,状态有时也是非常好。

    喝完第二碗,俞恩泰的脸色也不像刚才那么蜡黄,唇角也不苍白,甚至有些血色衍生出来。

    “爸,还要吗?”俞丰紧张的问。

    “不要了,我感觉这里还有点疼,喝多了受不了?!?br />
    俞恩泰摇摇头,指了指自己肝脏的位置。

    肝肿瘤压迫了胃部,吃喝如果太多都会让胃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爸,那你还感觉到哪儿不舒服?”俞丰接着问。

    俞恩泰摇摇头,手抓着俞鸿,慈爱的摸着她的脸,“行了,爷爷能把你看的长大,就已经很满足了,就像小孟说的,人谁还能没个死?都活了这么大的岁数,爷爷早做好心理准备了?!?br />
    “不要……”

    俞鸿哭着摇头。

    “爷爷最后能看见你,就很高兴了,”俞恩泰接着道,“你让爷爷走的安心点,啊?!?br />
    俞鸿继续摇头,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小孟,”俞恩泰摸了摸她的头,视线转移看向了孟柯。

    “诶,老爷子您说?!泵峡律锨?。

    “我走了以后,你就多劝劝这个孩子,你们年级相差不大,她爸爸妈妈年轻时候工作忙,都是我带着,从小到大,小鸿就没有吃过苦,你比她大几个月,多说道说道,

    我睡着,其实脑袋清楚着呢,听你说的也在理?!?br />
    在理?

    老爷子您确定您这不是损我呢?

    我刚才说那些话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到你会听到??!

    您这么点出来,这不是要给我难堪么这不是,孟柯心里尴尬并且慌的一匹,勉强挤出个笑脸道,“老爷子您可别这么说,您精神这么好,一定能好起来,您放宽心?!?br />
    “咳咳……咳咳咳……”

    话还没说完,俞恩泰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好不容易有点血色的脸瞬间变成了枯黄色,嘴角的血丝也迅速退散。

    嘀——

    仪器一声长鸣,原本起伏非常好的心率变成了平滑的直线。

    俞鸿:爷爷!

    俞丰:爸!

    韩静云:爸??!

    孟柯:????。。?!

    卧槽?

    这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