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给我源体之血!快?。?!啊?。?!”

    “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拿!”云浪大声的应道,离去的身子更快了,因为他感应到大长老的身体快要炸开。

    “轰隆?。?!”

    云浪刚掠出几十米,身后响一声响彻天地的轰鸣,恐怖的气浪犹如海啸一般朝四面八方轰然炸开。

    感受到身后席卷而至的恐怖气浪,云浪一个飞身扑倒在地上,‘令牌’被祭出,把他?;ぴ诶锩?。

    恐怖的气浪差不多肆虐了一分钟,才渐渐平息。

    云浪这才收了令牌,回过头去看。

    看到了一幕让他震撼不已的画面,空中弥漫着一朵蘑菇云,整个山谷已经彻底被摧毁,大地凹陷下去十几米,从高处往下看,就像一口大锅,锅底就是原本天照宗的位置。

    天照宗彻彻底底消失,连一丝蜘丝马迹都看不出来。

    深吸了口气,云浪回过身,朝沈婉容隐藏的地方疾掠而去。

    ……

    ————————————————

    天照宗发生的巨大轰鸣声,声震百里,高空上的蘑菇云形状,千里范围内都看的到。

    同在‘银谷森林’的另外两个岛国流派宗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天照宗的变故,迅速派人去往天照宗。

    当他们看到天照宗已经消失,只留下一个巨大的大坑时,所有人都愣住了。

    纷纷猜测难道是政府对天照宗投射了核武器,可是这不应该啊。

    但如果不是核武器,什么样的能量才能把天照宗轰炸的如此彻底。

    而此时,云浪和沈婉容则居住在银谷市一家宾馆里。

    宽大的房间里,云浪仔细的观察着手中的古镜,还有挂在镜柄上的小瓶子。

    古镜看起来十分古朴,一种历史的厚重扑面而来,微微往古镜中输入一点点法力。

    原本光滑的镜面上顿时浮现一行行古字,是华夏的古字,而不是岛国语,也就是说这古镜原本就是华夏之物。

    “天妖术?!?br />
    古镜最上方的三个大字,正是‘天妖术’。

    云浪拿来纸和笔,对着镜子,抄写上面显示的古字,很快一篇三百多字的‘天妖术’被抄了下来。

    除了这些,古镜还有一些对《天妖术》的介绍。

    云浪很容易就判断出《天妖术》是一门修真功法,不过跟他修炼的《五灵诀》有点不一样。

    《天妖术》不吸收天地灵气修炼,而是融合妖兽精血,打破身体局限,让身体无限制的变强;凝聚妖核,拥有无穷力量。

    但想要修炼《天妖术》,唯一的关键就是拥有‘天妖体’,而沈婉容就是千万人中难遇的《天妖体》。

    至于悬挂在镜柄的小瓶,云浪也猜出了是什么,正是天照宗一直研究的‘天妖之血’。

    原本应该是一瓶,经过几十年的研究,再加上刚才被大长老喝下不少,里面只剩下浅浅的一层。

    “沈姐,我给你说一些事情吧?!痹评朔畔戮底?,看向安静坐在床边的沈婉容,开口道。

    “弟弟你说,不要把我当普通人,经历这么多,虽然犹如做梦一样,但我知道这一切不是梦,我已经能接受?!鄙蛲袢萆钗艘豢?,对云浪认真的说道。

    “好?!?br />
    云浪微微点头,这才把这个世界有修武者存在的情况,给沈婉容大概说了一遍。

    “这份《天妖术》是一份特殊的修炼功法,沈姐修炼了不仅身体不再有问题,而且跟我一样成为真正的修炼者。我现在给你讲解一遍,你记住后,就可以修炼了?!痹评宋⑿Φ?。

    沈婉容深深的呼吸一下,眼露感激之色,注视着云浪,含泪感激道:“弟弟,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沈姐现在已经是岛国人的试验品,生不如死?!?br />
    “沈姐,你可是我的亲人,有什么可感谢的,呵呵?!痹评宋⑽⒁恍?,伸手擦去沈婉容眼角的泪花,道:“乖,我们现在开始?!?br />
    “嗯?!?br />
    沈婉容破涕而笑,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柔情,紧挨着云浪,认真的听云浪讲解《天妖术》。

    ……

    一天后,云浪和沈婉容回到了江海市。

    沈婉容跟平常一样去了公司,对于来说成不成武者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她能和正常一样活着,一直陪伴在云浪身边,她已经无所求了。

    所以武者这个身份,在解决了身体隐患后,她就抛之脑后,不再提起。

    岛国一行,云浪也彻底的解决心境问题,刘雨柔的失踪他已经能坦然的正视,将会在暗中全力寻找刘雨柔。

    所以他也回到了学校,继续完全他的学业。

    “云浪,很高兴看到你回来?!?br />
    办公室里,慕梦琦用力的拥抱了一下云浪,这么多天心中的担忧总算是放下了。

    “慕老师你顶到我了?!痹评俗旖锹悠鹨荒ㄐσ?,调侃道。

    “顶到你?哪里?”慕梦琦有些不明白的看着云浪。

    云浪伸手指了指慕梦琦的胸前,由于慕梦琦拥抱的很紧,都压的变形了。

    “啊,你个混蛋??!”

    在云浪的指点下,慕梦琦犹如被踩到尾巴的猫,一下子从云浪的怀抱里蹦了起来,脸红的犹如天边的晚霞,羞涩的嗔怒道。

    “十几天不见,你学坏了是吧,连老师都敢调~戏!哼哼??!”慕梦琦边哼哼,边远离云浪,拿起茶杯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大口。

    慕梦琦心中有些乱,看着在对面微笑坐下来的云浪,她心中又是一阵慌乱。

    “慕老师,十来天不见,你越发的漂亮了?!笨醋拍矫午吆斓纳裉?,云浪鬼使神差的称赞道。

    云浪这一称赞,听在慕梦琦耳朵里,同样是赤果果的调~戏,刚刚有些平息的羞涩再次涌上心头。

    “少废话,喝茶,谈正事!”慕梦琦红着脸,怒瞪着云浪,‘恶狠狠’道。

    “哦?!?br />
    云浪伸手拿起属于他的茶杯,喝了一口,这才不紧不慢道:“如果是高考的事情就不用担心,最后这个星期我会加紧复习,一定会考进燕京大学?!?br />
    云浪眼里泛起一抹坚定,燕京大学他一定要去的,说不定刘雨柔就在那等他。

    因为刘雨柔报考的也是‘燕京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