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十一选五预测 > 其他小说 > 十恶临城 > 第二百六十四章 身世(1)
    女人将她的身世娓娓道来,原来她从小就是个弃婴——以前还没有二胎政策,所以一些重男轻女的愚昧地区,要么就是提前B超检测性别,若是女孩就选择流产;要么就是生出女孩来偷偷抛弃,这样就可以再生一胎。这也是如今男女比例失衡的重要原因之一。

    芮千缦从小的记忆就没有家人,带着她的人是一个老乞丐。

    老乞丐说,她是捡来的。但具体从哪里捡来,他一直守口如瓶。

    “这是规矩,那些人已经不要你了,所以知道的越多,你心里越难受?!崩掀蜇ざ运馐?。

    老乞丐瘸着一条腿,他带着芮千缦走街串巷,只要吃的、要穿的。别人看到一个老人带着个孤苦伶仃的小女孩,也往往更爱施舍。

    也有人会给老乞丐钞票,但他总是摇手说:“我是要饭的,不是要钱的。找上门来要钱的人,那是讨债的,不是要饭的?!?br />
    这句话往往会引起施主的更大好感,他们经?;崤愣贸缘?,或是一些零食,塞几件衣服,要不就是一些能换钱的东西给老乞丐。

    除了乞讨之外,老乞丐也捡废品,卖破烂儿,虽然风餐露宿,过得艰难一些,但老头儿心疼她,芮千缦也没觉得有多苦。

    可是她七岁那年,老乞丐忽然病倒了。病来得很急,一向身子骨很好的他莫名其妙就发起了高烧,然后浑身抖得就像台风里的树叶。

    芮千缦从老乞丐钱包里掏出一叠脏兮兮的钱,去药房拿了药,用凉水喂他吃了。大概是退烧药起了作用,他裹在破棉袄里,出了一大身汗,然后挣扎着张开眼睛,朝小女孩招手。

    “缦儿啊,你过来?!?br />
    芮千缦跑过去,抱着老乞丐直哭。

    “爷爷!”

    老乞丐没说话,他指指自己一直带身上的一个包裹。芮千缦会意,跑过去给他拿过来。他伸出干巴巴的手,解开包裹,哆嗦着拿出一条花花绿绿的小被子。

    “这是捡你的时候,包着你的襁褓?!崩掀蜇ぶ缸疟蛔由闲遄诺淖侄?。

    老乞丐不是文盲,他也教过她认字,还教她用小木棍儿在地上写自己名字。她看到襁褓上绣着的正是“芮千缦”三个字。

    “兴许是你娘绣的?!崩掀蜇ど粢哺砂桶偷?,好像浑身的水分已经蒸发完了似的。

    芮千缦拿着小被子,大颗大颗的眼泪掉了下来。

    “缦儿,我不行了,要饭都要到了八十岁,没病没瘫过,知足了。我死了之后,你谁也别信,也别跟着别人走。你拿着这被子,去找警察,他们会安顿你的?!?br />
    芮千缦哭得更厉害了。

    老乞丐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他侧歪着躺下,又瑟索着缩进破棉袄里。

    “听到了吧?谁也别信……”他眼睛已经睁不开了,但嘴里还呜呜地叮咛着。

    第二天早上,老乞丐身体就冻僵了,凉得就像冬天的柏油马路似的。

    芮千缦想把爷爷安葬了,但她哪里来的力气?她想起了爷爷的话,于是拿着那条被子,跑着去找警察。

    她跑过一条熙熙攘攘的大街,又拐上一条小街,拐了好几个弯,依然不知道警察在哪儿。

    以前都是老乞丐带着她,他心疼芮千缦,从来不叫她做什么事儿。所以芮千缦也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有什么事儿。

    她转着转着,就转进了一条死胡同。死胡同两边都是乱糟糟搭起来的彩钢房,满地都是脏兮兮泛着白沫的污水。

    芮千缦找不到警察,所以急得哇哇大哭起来。

    一个面皮白净的男人发现了她,他看看旁边没人,便走了过来。

    “小丫头,你哭什么???”

    “爷爷死了,我要去找警察?!?br />
    白净男人愣了一下就笑了:“你算找对人了,我就是警察啊?!?br />
    “???你是警察吗?”芮千缦止住了哭声,她把手里的小被子递给那个人,“爷爷说,这是捡我的时候,裹着我的被子?!?br />
    白净男人接过被子,看着上面的字说:“这是什么千什么来着?”

    “芮千缦,爷爷叫我缦儿?!?br />
    “知道了,缦儿是吧?你跟我走吧,放心,叔叔是警察,叔叔会?;つ愕??!?br />
    “可是,爷爷死了,他还躺在桥洞子里?!?br />
    “放心吧,我打电话,叫别的警察帮着把他埋了?!?br />
    白净男人领着芮千缦走,他找了个路边的饭馆,要了两大碗烩面,自己一碗,给芮千缦一碗。

    芮千缦狼吞虎咽地吃完那碗面,吃得满头大汗。她喝面汤的时候又过来了一个男人,男人长着络腮胡子,他拿出一叠钞票,白净男人点完钞票,就站起身来。

    “缦儿,叔叔要回去帮你埋爷爷。你到时候跟着他走?!?br />
    七岁的芮千缦跟着络腮胡走,络腮胡带她上了一辆破破烂烂的中巴车。她从来没坐过汽车,摇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等芮千缦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又回到了乞丐堆里,周围是一群不大不小的孩子,还有几个凶巴巴、恶狠狠的大人。

    “细皮嫩肉的,长大了能卖个好价钱?!币桓隽成嫌泻眉傅腊痰哪腥俗吖?,用粗糙的手使劲捏着芮千缦的脸说,“先给老子去讨钱,回本了再说!”

    从此,芮千缦就被逼着跪在天桥上要钱,天气很冷,有时候跪上一天,她的膝盖都被冻僵,收工时站都站不起来,只能被小头目硬邦邦地拖走,就像拖着半截子木头似的。

    幸亏疤痕脸意识到了这一点。

    “这妮子坯子好,不能弄残疾了,残废了将来就卖不出价钱了?!?br />
    疤痕脸给她换了份差事,他让她穿上干净点儿的衣服,在火车站里讨钱?;鸪嫡纠锱?,人多,又能活动,加上她天生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所以每天都能要到不少钱。

    “这闺女,有出息,简直是我的摇钱树啊?!卑毯哿呈昵?,呼噜着她的头发,有时候还把凉飕飕的手顺着她的脖子伸下去。那手冰冷得如同死人爪子,她一想起来都会浑身哆嗦。

    “给她多吃点儿,吃好的,让她赶紧长个子,早点儿熟透咯?!卑毯哿扯⒆潘尊牟弊?,吸溜着口水,狞笑着说。

    周围的男人们也跟着嘿嘿笑着,笑得芮千缦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火车站里人来人往,鱼龙混杂,所以疤痕脸派了小头目,盯着在里头要饭的两三个孩子。

    有一天,芮千缦拿着饭盆,正沿着站里候车的长椅挨个儿乞讨。她走到一个戴着眼镜,穿着呢子大衣的男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