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十一选五预测 > 历史小说 > 兵者 > 第332章 不知道真假
    这是让人绝望的环境,葛震跟杰森通过不同的角色扮演配合尼雅,目的就是为了让这个女人入她自己的戏。

    这是心理上的斗争,试想一下,在如此绝望的大海上,还有葛震这种行为更让人感动的吗?

    不管她尼雅多么凶狠狡诈,她首先是人,只要她是活生生的人,就具备感情。

    淡水彻底耗尽,葛震仰起头盯着天空,想要从天上找到乌黑的云彩,找到暴风雨的踪迹,可惜万里无云。

    在这种时候,哪怕一场暴风雨的来临也比在海上活活渴死要强。

    忍耐,死命的忍耐。

    杰森还有水,但他绝对不会跟葛震共享,原因很简单,只要给葛震,那么葛震一定会把水给尼雅喝。

    “啧啧啧……我就说你是个蠢货,一个人的水两个人用,而且几乎全部给这个女人喝了?!苯苌朴频暮攘艘豢谒?,晃晃脑袋指着尼雅的伤口说道:“这是一个死人,你怎么就不肯承认呢?”

    尼雅的伤口出现感染,肉眼就可以看到里面的脓水。

    这是最可怕的,在没有医疗环境的情况下,而且还是在恶劣的环境下,伤口感染几乎等同于宣判一个人的死刑。

    “抗生素呢?”葛震问道。

    “哪儿还有抗生素?”杰森耸耸肩膀道:“你之前用掉了我拿下来的两支抗生素,现在可没有这玩意了?!?br />
    海水含有大量的细菌,沾染到伤口之后很快就会出现细菌感染,而抗生素就是专门对付细菌感染。

    没有抗生素,细菌感染会变得更大,逐渐让伤口呈现出腐烂,继而继续向内感染,一旦引起并发症,就是个死。

    尼雅觉得头晕晕的,想要转动都有些困难,她努力弯脖子看到出现脓水的伤口,眼睛里闪过一抹惊惧。

    她当然清楚在这种环境下伤口感染会出现怎样的后果,如果没有抗生素去遏制,细菌感染会蔓延,最终导致死亡。

    算来算去,尼雅没有算到这一层面,即便葛震怎么要帮她活下去,在没有药物的情况下也无能为力。

    现在小船还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飘,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陆地。

    “我……难受……”尼雅发出痛苦的声音。

    “坚持住,我们很快就会到达陆地?!备鹫鹕焓质粤艘幌露苑降亩钔?,发现烫的吓人。

    这是伤口细菌感染引起的高烧,意味着感染已经到达一定程度,如果不尽快治疗的话怕是撑不了多久。

    “还有什么药?”葛震冲杰森叫道:“我记得上船的时候带了两个急救包?!?br />
    “止血粉要吗?”杰森拿出急救包:“还有止血带,不过这些似乎没有什么用处?!?br />
    是的,这些东西的确没用,无法应对细菌感染。

    谁也没有办法,哪怕他葛震是个卫生员。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小船依旧在海上慢慢前行,尼雅高烧不退,几乎陷入半昏迷状态。

    她有些后悔了,自己不应该这样冒险,现在似乎要把自己搭进去,不甘心,非常不甘心。

    可不甘心也没用,死神已经向她招收,身上的伤口开始呈现出溃烂,全都是脓血。

    现在这种情况下得消毒,可以用酒精,但问题是一瓶酒都没了,全部被杰森喝掉。

    “难受……难受……我要吐……”

    尼雅发出呢喃的声音,这不是伪装,而是她真的非常难受,胸口一阵恶心,只想呕吐。

    “呕……殴……”

    呕吐声响起,但她基本上吐不出什么东西,只是重复呕吐的动作,而当她开始呕吐的时候,意味着快要撑不下去了。

    没有药物,没有消毒的东西,什么都没有。

    葛震眯起眼睛看着杰森。

    杰森无奈的摊开手,冲大海努努嘴,意思是没法继续玩了,现在应该把对方扔进大海。

    在这里受到细菌感染,十个有十个都没命。

    伤口细菌感染会引起败血症,然后引起器官衰竭,尼雅高烧还没什么,开始呕吐的时候就意味着已经出现轻度败血症的倾向。

    不仅如此,她雪白的皮肤上开始呈现出不太显眼的淤点与瘀斑,当这些瘀斑真正呈现出来的时候,就是败血症了。

    “到底还有没有抗生素?”葛震皱着眉头问道。

    他必须得救尼雅,因为这个女人是最好的切入点,这一路上都在演戏,而陪着对方演戏的目的就是让其进入角色。

    为什么要让尼雅进入角色?因为葛震需要对这个女人进行控制,他可以肯定,这个女人知道的东西一定很多。

    也许通过尼雅就能找到老师女儿的下落,找到胡海浪,甚至说直接找到消失的苏国士。

    所以尼雅必须活!

    “没了,真的没了?!苯苌档溃骸岸嫉秸夥萆狭?,我还能骗你不成?”

    “呼……”

    葛震重重吐出一口气,捏住小巧的手术刀凑到尼雅大腿的伤口上,轻轻的隔开溃烂的皮肉,脓血立刻顺着刀口流淌出来。

    他直接把嘴凑上去用力吸吮,吸出满口的脓血,重重吐在大海中,而后再次吸吮里面的脓血。

    “我了勒个大草……”

    杰森看的目瞪口呆,他难以想象葛震会做这种事,不是陪着演戏吗?人都快死了可以结束了,可这个家伙竟然用嘴给人吸脓血,这是要玩命的救人呀?

    “嗯……”

    躺在船上面色土灰的尼雅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她费力的睁开眼睛,看到葛震趴在自己的伤口上吸吮脓血,然后一口一口吐掉。

    “你……”

    尼雅想说话,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她的大脑完全混乱,但在混乱的中心却升出一股强烈无比的感觉。

    她清楚葛震在救她,也清楚葛震用嘴吸她的脓血,她感激、她感动、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

    “呸!呸!呸!……”

    一口一口脓血被葛震吸出来,然后上面溃烂的肉用手术刀割掉,再撒上止血粉用止血带包扎起来。

    “水……水……水……”尼雅发出虚弱的声音。

    “给我水!”葛震盯着杰森。

    “不可能!”杰森拒绝。

    “求你了,给我两口水,尼雅需要水,哪怕只有一口可能也撑下来了?!?br />
    “你……求我?”杰森愣了。

    “是的,我求你?!备鹫鹚档?。

    这一瞬,杰森都凌乱了,他不知道葛震说的求是真的还是假的,但伸手把水递过去。

    尼雅喝到了水,她睁开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葛震,眼角出现不多的泪水。

    葛震不知道她的泪水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正如杰森不知道他的求是真是假一样,但这场戏马上就要谢幕,因为精彩演绎完毕,最终定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