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十一选五预测 > 玄幻小说 > 王国在我脚下 > 四零一:动情的精灵【上】
    “姐姐,听说今天有人类来了,怎么样?”

    见姐姐回来,菠波菈神色中带着一丝惶恐。

    今天一出门,就听说外面有人类过来。

    菠波菈的第一反应,就怀疑是不是自己救的那个,名叫蒂芙尼的人类女人引来的。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

    菠波菈想到自己可能会成为罪人,整整一天都寝食难安。

    放下长工,戴波菈秀美的面庞上,倦意再也无法掩饰。

    她柔柔的说道:“昂,没事,他们是找长老的,想看图坦卡门之诗的?!?br />
    “噢~”菠波菈一听,这才松了口气:“姐姐你怎么了?好像很累的样子?”

    戴波菈一听,立马回想起下午勇者的事。

    侧视一眼自己的发梢,虽然早就洗干净,但若隐若现的戴波菈还是能闻到那鼻涕的臭味。

    “那个恶心的人类男人?!?br />
    想到勇者,戴波菈心里就一阵孕吐般的恶寒。

    那个男人怎么回事?

    名字那么奇怪,勇者?哪有人名字叫勇者的?而且那腔调哪里像勇者了?分明就是一个变态色魔!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理直气壮的变态!

    “恶心的……男人?”菠波菈困惑的折了折脑袋:“姐,你被人非礼了?”

    戴波菈:“。。?!?br />
    “差不多吧?!贝鞑ㄇ壴较朐缴?。

    房间里昏暗的灯光,都仿佛随着她的脸色愈发阴沉。

    “菠波菈,等下你要给那个人类女人送饭吧?我提醒你一下?!?br />
    戴波菈看到旁边已经准备好的菜肴,立马紧张的站了起来,一把捏住菠波菈的双肩。

    “今天来的五个人类,你千万别接触!姐姐是命大,你没有修为,运气又差,要是落到他们手中,鬼知道会怎么样,所以……千万千万,他们不管怎么和你搭讪,你都不要理他们!”

    戴波菈的话,吓到了菠波菈。

    她印象中,姐姐应该是坚强的代名词,这世上没有什么能让姐姐觉得害怕的。

    但此刻,姐姐居然像只受惊的小兔一样,这出乎了菠波菈的意料。

    “可是……”

    “听我的话,绝对不要接触!”

    ……

    姐姐是怎么回事???

    端着饭菜,迈入拘禁所,菠波菈困惑的想着姐姐说的话。

    这些人类真的这么危险吗?

    菠波菈将信将疑。

    和姐姐不同,当年母亲死的时候,菠波菈还太小,没有记事,所以并没有关于人类的记忆。

    再加上蒂芙尼和她也很聊得来,菠波菈一直觉得,是姐姐对人类的成见太深了。

    所以也就对戴波菈的话没怎么放在心上。

    穿着一袭半透的薄纱睡衣,没什么戒心的菠波菈,向着蒂芙尼住的拘禁室,大步流星的走去。

    前面应该就是今天新来的几个人类的房间吧?

    因为去蒂芙尼房间,必须要路过卫莱的房间,既然姐姐说这几个人类和蒂芙尼没多大关系,菠波菈也没什么兴趣和他们扯上关系,加快了脚步,甚至没去看一眼。

    然而就在她路过的时候,突然,那房间里却传来了一个颇有磁性的男声。

    “这位精灵族小姐,夜深了,来这儿做啥???”

    因为是拘禁室,所以房间门这边的墙壁全都是透明的钢化玻璃,方便观察。

    整个房间可以在门外一览无余。

    菠波菈听到有人叫自己,侧头一看。

    下一秒,菠波菈后悔了。

    那画面,仿佛是迎面而来的一盆辣椒水一样辣眼睛。

    仅仅是看一眼,菠波菈就感觉自己好像要瞎了。

    只见说话的,是一个金发男子。

    这个男人……正坐在马桶上在拉屎!

    长得很帅,但是眉宇间好像充斥着一股猥琐味道,凡是女人看到他,都会觉得他脸上好像贴着一张隐形的纸,上面写着【我是色魔】四个字。

    男人摆着思想者的造型,无比邪魅的看着戴波菈。

    手里夹着一支烟。

    很奇怪,正常人拉屎都是并住双腿的,这个男人却双腿大开大合,中间那个恶心的玩意就这么暴露在空气里。

    菠波菈感觉自己好像要瞎了。

    我看到了什么?

    这个男人为什么要在大半夜十二点拉屎?

    话说就算是拘禁室,厕所这种隐私点是有门的呀!他为什么不关门?

    “这位小姐,我知道我长得很帅,但你这样静观其便,我……嗯嗯嗯嗯嗯……”

    男人的话毫无征兆的中断,猛的用力震了一下屎,但好像没拉出来,很快便变得一脸虚脱。

    “……我会不好意思的?!?br />
    你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

    “噢,我知道了,一定是我没有自我介绍吧?”

    勇者放弃了似的,直接站起来提起裤子,冲下马桶,很绅士的欠身行礼道:“在下名为勇者,你可以叫我阿勇,或者勇者酱?!?br />
    菠波菈看着这个男人一脸装腔作势的样子,感觉头皮阵阵发麻。

    “呃…那个…你好像没擦屁股?!?br />
    “美丽的精灵小姐啊,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不是,你屁股没擦?!?br />
    “哎?!庇抡呗冻鑫娜松κ椎陌?,道:“这么美丽的夜晚,我真想出去看看月亮?!?br />
    “那个什么……看月亮也得先擦屁股啊,话说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你没擦屁股啊?!?br />
    “屁股?”

    勇者摸了摸自己的屁股,顿时脸色一青,但很快恢复了正常,一脸邪魅的笑道:“像我这种经历了风雨的男人,这点小事,不会放心上?!?br />
    “呃不是,经历再多风雨,上完厕所也要擦屁股啊?!?br />
    “这不重要?!?br />
    勇者一挥手,豪迈的说道:“美丽的精灵小姐,你我今晚相识,便是缘分,如果不介意的话,在下想邀请你出去散散步,看看星星?!?br />
    勇者越说,越靠近钢化玻璃,看似温柔的眼中,兽性越来越强:“所以,能帮我开门吗?”

    可以看到,勇者的嘴角,渗出了恶心的口水。

    菠波菈注意到,勇者的目光好像一直盯着自己的胸部。

    一股恶寒,沿着脊梁骨末梢蔓延到了全身。

    这个男人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总感觉他是个变态?

    明明有钢化玻璃挡着,菠波菈还是吓的退了一步。

    勇者无比猥琐的目光,就像千百只手,不断侵犯着菠波菈的全身。

    不同于姐姐戴波菈,菠波菈是这纯粹的弱女子,哪里见过这场面,吓的连忙加快脚步,逃似的离开了这个男人的视线。

    背后,那个男人的咆哮声,不绝于耳。

    “别走??!小姐姐,我是真心想和你做朋友的!我求求你就做我的朋友吧!哪怕只是摸一下胸部?。?!”

    太可怕了!人类男人难道都是这幅德行吗?

    姐姐说的果然没错,我不该和人类男人接触的。

    大步迈进,菠波菈吓的面无血色,几乎要哭出来。

    她心中充满了怀疑。

    难道…蒂芙尼小姐说的卫莱,也是勇者这幅德行吗?

    ……

    “阿嚏?。?!”睡梦中的卫莱,猛的被一个喷嚏惊醒一脸懵逼的看向四周。

    嗯?什么情况?睡觉都能打喷嚏?

    等下,话说为什么拘禁室的空气里有股屎味?

    ……

    “checkmate?!?br />
    用皇后吃掉国王,蒂芙尼看着国际象棋棋盘上稀稀落落的棋子,眼中尽是没落。

    棋盘对面,空无一人。

    这半个月来,一个人下象棋,是她仅有的娱乐。

    “真是无聊啊?!鼻崆岬淖酱采?,蒂芙尼的双目几乎没有光泽,像是心死了一样。

    自从那天,被两个精灵救了以后,蒂芙尼就一直住在这里。

    并不是被关着,而是蒂芙尼不想离开这个拘禁室。

    只有这里……这个位于地下的阴冷,才是唯一能摆脱伤害的地方。

    这里虽然无聊,但……很安全。

    蒂芙尼已经不想再面对这个世界了。

    唯一的朋友,就是那个每天会准时为她送饭的,名叫菠波菈的精灵少女。

    无论是谁,无论相信了谁,最后受伤的总是自己。

    蒂芙尼对人生充满了怀疑。

    床单上,浸染着自己的体味,香喷喷的,这让蒂芙尼感觉很安心。

    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话……

    蒂芙尼的脑海里,不禁想起了一个男人……

    卫莱。

    “话说,今晚菠波菈来的好慢啊?!钡佘侥峥醋趴湛醯奶旎ò?,有气无力的喃喃自语道。

    “蒂芙尼小姐,救救我!”

    说曹操,曹操到。

    就在蒂芙尼挂念着菠波菈的时候,她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

    坐起身,蒂芙尼却看到,菠波菈提着夜宵,无比惊恐的迈入房间。

    一进门,这个红发的精灵少女就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不由分说的扑进了蒂芙尼怀里,哇哇大哭起来。

    “蒂芙尼小姐,拘禁所里新来了一个人类男人,他好变态??!教教我,应该怎么应对你们人类的男人?”

    嗯?变态?

    ……………………

    我喝醉了,第二更晚点,晚上十一点左右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