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贵州习酒贵阳北站形象体验店开业 2019-06-28
  • 还是中国足球队最牛,因为他稳定;中国股市就不一样了,怎么形容呢?唉,还不如中国足球! 2019-06-28
  • 地理 —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6-16
  • 武警黑龙江省总队开展搏击教练员集训 2019-06-16
  • 杂交小麦来了增产20%以上 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 2019-06-15
  • 帅气小哥哥“勇闯”欧洲 一年为中国人省下几个亿 2019-06-08
  • 进不了朋友圈,身份认同难。 2019-05-30
  • 一流的淋浴房原来长这样! 2019-05-24
  • 2017年度注册核安全工程师资格考试合格标准 2019-05-22
  • 重庆:被误以为特色民宿的“最美公厕” 2019-05-22
  • 苹果独家签约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全力打造原创节目 2019-05-17
  • 我国百万千瓦级核电工程 首次使用自主“神经中枢” 2019-05-17
  • 美媒:中国需要几十年才能接近匹敌美国全球抵达军力 2019-05-14
  • 高清:C罗帽子戏法科斯塔梅开二度 葡萄牙3 2019-05-03
  • 安徽构建“三有”型稳定脱贫新模式 带动贫困户增收 2019-05-03
  • 安徽十一选五预测 > 言情小说 > 娶悍妇 > 八十三章 险毁容
        什么叫有情有义!

        穆红鸾这傻姑娘才是有情有义的性情中人,为了一个赵敬舍了一生,现下又为了一个燕岐晟暗暗许了这一世!

        这傻帽儿扣她脑袋上,倒是不大不小正合适!

        燕岐晟那知她心思,当下应道,

        “什么分道扬镳,你即是我妻子便是要陪我百年,以后入我们家祖坟,一世都不会分开的!”

        穆红鸾听了只是笑,

        傻小子!你如今不知情爱自是随口应诺,以后待你真正遇到心上那个人时才知,世事难料,人心难测,年幼时的话却是做不准的!

        两人在这处说话看书,不知不觉又一个时辰过去,穆红鸾瞧着时辰要走了,那头小丫头来请道,

        “甄家娘子请小爷到观澜院里用饭!”

        燕岐晟摆手,

        “说我练功,不过去了!”

        穆红鸾仔细打量他神色,

        “这表妹你是当真不喜欢么?”

        燕岐晟闻言气得不成,横眉怒目道,

        “你不信我么?”

        穆红鸾忙笑着安抚他道,

        “信你,信你我自是信你的!我想个法子早日将她弄走吧!不过……日后你若是反悔可不许怨怪于我!”

        燕岐晟闻言大喜,忙冲她作揖道,

        “多谢夫人救我!”

        穆红鸾闻言脸上一红,

        “胡说什么!”

        这小子!现下他们还未成亲呢,乱叫什么!

        闻香在一旁也是笑,燕岐晟倒是半点不扭捏,

        “这那里是胡说!前头我瞧着我爹哄母亲时便是这样的!”

        无事时就打拱作揖,口中夫人、环娘、卿卿的叫个不断,那有半点儿男人大丈夫的威仪!

        他自家不知一不小心却是将他老子给卖了!

        穆红鸾只是笑得不成,坐上车都还是忍不住的笑,便这么一路笑着出了李府回自家去了。

        第二日又来府上却是学画,阿玺又借着甄娘子贬低了穆红鸾一通,穆红鸾照旧神游物外,只当没有听到一般,阿玺拿她无法倒将自己气得不行,当下甩袖子出了门,留下甄玉瑟与穆红鸾在这处。

        甄玉瑟劝道,

        “姐姐,这琴棋书画乃是大家娘子必学之课,日后您跟了表哥去到天子脚下便知那处与旁不同,似这般乡下见识自是不成的!”

        穆红鸾听了却是似笑非笑撇了她一眼,

        “妹妹这话确是有理,不过现在左右无人做姐姐的我也摊开了来说,我这小门小户的乡下女子虽说不懂琴棋书画,但也懂贞孝节烈,妹妹这一趟自魔窟历劫而归,怎不知归家好好儿回去做个大家的小姐,怎得还要在这处呆着?”

        甄玉瑟一愣脸上绯红,应道,

        “我……我是应了表姨父之邀到这处做客的!”

        “哦,即是做客便应有做客的样儿,每日里无事便缠着我那未来的夫君作甚?他已是有了我这三媒六聘的妻子,若不是因着年纪小我们已行礼完婚了,他若是要纳小娶妾也得我点头才成,如今我瞧着你不顺眼,不许你入了我们家门,你还是那儿来的回那儿去吧!”

        一番话说的甄玉瑟眼圈通红,下唇咬得泛白应道,

        “谁……谁要……要做妾了!”

        “哟……”

        穆红鸾闻言将手里笔往她那桌面上一扔,那一幅好好的喜上枝头便被毁了。

        这厢眼露凶光,一步步迫过去,一掌拍在书桌上,

        “砰……”

        掌力透过桌面,咔嚓一声那桌面立时裂开一条缝来,甄玉瑟那曾见过这种厉害,吓得连退三步,抖着声儿问道,

        “你……你要作甚?”

        穆红鸾冲她一龇牙,

        “你不想做妾,难道还想要我这正妻之位不成?”

        这厢她阴阴一笑,冷冷哼道,

        “哼……哼……老娘好不晚钓到了这么一个金龟婿,你敢来抢……你要抢也成,瞧瞧你自家的脑袋有没有这桌子硬!”

        却是又用力一拍,那檀木的条桌终是受不住力被一掌打得从中裂开,咔嚓一声倒在地上,上头的笔墨纸砚散落一地,立时一片狼藉!

        那甄家小娘子几曾见过这般粗鲁的女子,吓得又后退三步,身子撞到门上反手扶了门框倒似找着了些胆气,

        “你……你……你如此粗鄙,表哥日后必休了你!”

        穆红鸾见状左右瞧了瞧却是伏身捡了那砚台在手掂了掂,恨恨道,

        “左右他要休我,我倒先将你这张脸毁了再说,也免得现下就被你抢了男人去!”

        说话间那砚台带着风声便飞了过去,

        “呼……咻……”

        砚台飞过去却是偏了三分,重重的镶到了甄玉瑟脸旁的门框之中,里头的残墨早已四散开来,溅了甄玉瑟一头一脸,那劲风扫得她脸上刺痛,

        “啊……”

        她忙伸手抹脸,低头一看手上全是黑漆漆的墨水,见穆红鸾一脸狰狞样儿,怕她真要对自己动手,吓得尖叫一声转身就跑,一面跑一面捂了脸哭着回了自己那院子。

        隔了一日甄玉瑟果然向燕韫淓辞行,燕韫淓只是与她客气了两句,便亲自写了一封信,又派了燕五一路护送,将她送回河东去了。

        燕岐晟与穆红鸾到太原城外送行,甄玉瑟坐在马车之上,撩了窗帘瞧着燕岐晟却是欲言又止,眼见得马车已是出了城外两里,终是忍不住招手叫他,

        “表哥,你来……我……我有话对你讲!”

        燕岐晟瞧了穆红鸾一眼,依言过来,

        “表妹此去路途遥远,一路珍重才是!”

        甄玉瑟应道,

        “表哥,我在甄家本是嫡出的次女,前头大姐姐远嫁,因着爹娘讲你蒲国公皇亲国戚又富可敌国,更有你是青年才俊前途光明,我才丢了女儿家的颜面,不远千里走了这么一遭,原想着能觅得良人托付终身,却那知你家中有这么一位凶悍的娘子……”

        燕岐晟闻言只得嘿嘿抠头道,

        “长真只是性子凶了些,但她心地却是极好的!”

        甄玉瑟点头道,

        “我知她是好的,红水镇之事若没有她,我如今也不知身在何处,只是我被那富贵迷了眼,财帛动了心,便装作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我知你心不在我,只是总归相处一场,表妹劝你一句……姐姐那性子实在凶悍,以后你们去了临安必要惹事生非,表哥还是好自为之吧!”

        燕岐晟拱手道,

        “多谢表妹提醒!”

        甄玉瑟见他神色淡淡只得暗叹一声放下了帘子,

        “走吧!”

        车轮滚滚带着人一路前行,待得走远了那贴身的丫头问甄玉瑟,

        “二娘子为何便这般走了,那穆家的小娘子出手如此凶狠,为何不向国公爷告上一状,狠狠责罚于她,说不得还能退了这婚事!”

        甄玉瑟闻言只是冷笑,

        “这府邸不过巴掌大的地方,我一路狼狈回去,多少人瞧在眼里?国公爷若是有心想管早就出手了,那用得着我去告状!那一日待到了半夜都不见有人过来安抚一句,便是那阿玺妈妈也没有出面,我若是再不懂便真是傻了!”

        这大家出来的女子旁的不知,这进退二字却是定要知晓的,若是国公爷有心,表哥又对她有意的话,穆红鸾如何敢这般嚣张,不过是瞧出来表哥对她并无情意,又有意纵容,这才张狂出手罢了!

        想到这处还是又撩帘子看向后头,官道上那马上两人遥遥并立,却是男子英气勃发,女的艳丽娉婷,却是好一对璧人!

        心下是又酸又涩,私心里倒也羡慕这穆红鸾,敢说敢做,若是日后自家嫁了人,也能在后院之中这般教训那些莺莺燕燕的女子便是有福了!

        后头燕岐晟与穆红鸾瞧着马车远走,穆红鸾才开口问道,

        “表妹与你说些甚么?”

        燕岐晟摇头,

        “不过是谢你救她的话儿!”

        穆红鸾不信,

        “我差点儿打坏了她的脸,她竟不恨我么?”

        燕岐晟摇头,

        “不恨……”

        想了想却是接道,

        “你出手自有分寸,便是真打坏了我也自给你兜着就是!”

        想起前头甄表妹哭着回了院子,这府里上上下下如何能不知晓的,闻香大呼小叫过来报,却是急恼了阿玺妈妈,

        “这……这穆家的小娘子怎得如此张狂不知规矩,那可是小爷的表妹,这可是落了我们崔家的脸面!”

        说着话起身出便往那院子外头走,

        “你说……落了谁的脸面?”

        有一道声音在背后响起,阿玺忙回头见燕岐晟正阴着脸负手立在廊下,

        “小爷!”

        阿玺忙过去行礼应道,

        “小爷,这穆家的小娘怎能向甄家娘子动手,如此粗鄙不知规矩,一言不合便要动手动脚,这样的女子如何能做皇家正妻!”

        燕岐晟听得浓眉紧簇,怒火上撞拿手一指点阿玺道,

        “何人堪为吾妻,是由你来指点的么?”

        阿玺一愣,

        “小爷,那……那可是你母亲的娘家人??!”

        燕岐晟怒极反笑道,

        “哼哼……正是因着是我母亲娘家人,小爷才容忍至此,便是今日我母亲仍在,小爷想娶什么样的妻子谁人也做不了主!长真向谁出手又怎样,打死打残了有小爷我兜着,还轮不到你们多嘴!”
  • 贵州习酒贵阳北站形象体验店开业 2019-06-28
  • 还是中国足球队最牛,因为他稳定;中国股市就不一样了,怎么形容呢?唉,还不如中国足球! 2019-06-28
  • 地理 —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6-16
  • 武警黑龙江省总队开展搏击教练员集训 2019-06-16
  • 杂交小麦来了增产20%以上 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 2019-06-15
  • 帅气小哥哥“勇闯”欧洲 一年为中国人省下几个亿 2019-06-08
  • 进不了朋友圈,身份认同难。 2019-05-30
  • 一流的淋浴房原来长这样! 2019-05-24
  • 2017年度注册核安全工程师资格考试合格标准 2019-05-22
  • 重庆:被误以为特色民宿的“最美公厕” 2019-05-22
  • 苹果独家签约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全力打造原创节目 2019-05-17
  • 我国百万千瓦级核电工程 首次使用自主“神经中枢” 2019-05-17
  • 美媒:中国需要几十年才能接近匹敌美国全球抵达军力 2019-05-14
  • 高清:C罗帽子戏法科斯塔梅开二度 葡萄牙3 2019-05-03
  • 安徽构建“三有”型稳定脱贫新模式 带动贫困户增收 2019-05-03
  • 广东时时彩快乐十分走势图 购买重庆时时彩 北京快乐8官方 安徽11选5开奖走势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200 广西快3官网下载 咸阳福利彩票中大奖 通比牛牛稳赢技巧 海南体彩app不能提现 篮球小说火箭 江苏福彩快三现场直播 福建快三 平码二中二精准三中三2019 双色球17103出什么奖金 体彩福建11选5今天开奖全部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