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理 —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6-16
  • 武警黑龙江省总队开展搏击教练员集训 2019-06-16
  • 杂交小麦来了增产20%以上 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 2019-06-15
  • 帅气小哥哥“勇闯”欧洲 一年为中国人省下几个亿 2019-06-08
  • 进不了朋友圈,身份认同难。 2019-05-30
  • 一流的淋浴房原来长这样! 2019-05-24
  • 2017年度注册核安全工程师资格考试合格标准 2019-05-22
  • 重庆:被误以为特色民宿的“最美公厕” 2019-05-22
  • 苹果独家签约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全力打造原创节目 2019-05-17
  • 我国百万千瓦级核电工程 首次使用自主“神经中枢” 2019-05-17
  • 美媒:中国需要几十年才能接近匹敌美国全球抵达军力 2019-05-14
  • 高清:C罗帽子戏法科斯塔梅开二度 葡萄牙3 2019-05-03
  • 安徽构建“三有”型稳定脱贫新模式 带动贫困户增收 2019-05-03
  • 一百多年前刻在贝叶上的文字 使西双版纳的傣族文化得以延续 2019-05-02
  • 骆惠宁主持召开十一届省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五次会议 2019-05-01
  • 安徽十一选五预测 > 历史小说 > 明朝败家子 >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千年大计
        院士们下手都比较狠,冲上去,先是有人一拳攥紧了拳头,一拳直击吴彦面门。

        吴彦啊呀一声,却不知是失去平衡,还是战术后仰,整个人一屁股摔地。

        接着便是如鼓点一般的拳打脚踢,更听到什么东西呼呼夹杂着劲风而来,吴彦下意识的拿手抱头格挡。

        乓……

        一股巨力传来。

        好家伙,还带了家伙来了。

        吴彦疼的嗷嗷叫,口里大叫:“诸公……救我……诸公救我……”

        他哪里知道,诸公们早已逃了个干干净净。

        片刻功夫,吴彦便已是鼻青脸肿,手骨好像是折了,只剩下哭喊:“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足足打了半盏茶功夫。

        院士们也不傻。

        这叫激情殴斗,讲的就是一个法不责众,眼看着这吴彦几乎已是奄奄一息,午门那儿,有禁卫有宦官远远眺望,老半天不敢上前。

        禁卫倒是不怕一群读书人,可这么一群院士,穿着钦赐飞鱼服、钦赐麒麟服,谁敢上去触霉头。

        等看着院士们一哄而散,才有一队禁卫上去,看着孤零零的吴彦如一滩烂泥一般,倒在地上,不知死活,才有人大起胆子,对着那早已远去的背影大喝一声:“不许打人?!?br />
        吴彦浑身疼的厉害,只感觉自己要死了,扑哧扑哧的喘气,口里是血,吐出一颗牙来,两只眼睛乌青,想抬手来抹泪,却发现手折了,动弹一下,顿时钻心的疼。

        几个禁卫便要将他抱起来:“快,叫大夫?!?br />
        只这一动弹,那剧痛又弥漫全身,吴彦发出嗷叫,只很不得自己立即昏死过去:“别动,别动,别动我……”

        “让我死了吧……”他含糊不清,口里吐出带血的液体:“死了也好……”

        终于,身子撑不下去了,眼前一黑,彻底昏厥过去。

        早有宦官,撒腿便往崇文殿去了。

        ……………

        弘治皇帝靠在椅上,细细的看着这奏疏,心里已是吓了一跳,数千的能工巧匠,无数次的试验,单单试验的用船,就是七艘,鼓捣出来的零件和锅炉,不计其数,改了又改,废了重新铸造……动用的人力物力……

        弘治皇帝几乎不敢看下去。

        就为了造这蒸汽船?

        还有这蒸汽船的航速,似乎还不错,不过这些……弘治皇帝毕竟对舰船了解不深,也只看个大概。

        他看得入神之际。

        却有宦官匆匆而来:“陛下,陛下……”

        弘治皇帝打断了思绪,抬头,看着一个小宦官已匍匐在地:“何事?”

        宦官道:“外头……科学院的院士,将翰林侍学吴彦打了,诶哟,浑身都是血,那个……狠哪……”这宦官声音颤抖,显然作为见证者,他心有余悸。

        打人?

        弘治皇帝看向方继藩。

        方继藩站在一旁,心里RI了狗,这不是败坏我方继藩的名声吗?这么多人打一个,这还是人吗?为什么不轮流跟吴彦单挑?

        方继藩咳嗽:“陛下,一个巴掌拍不响?!?br />
        弘治皇帝手里还捏着奏疏,点点头。

        有道理!

        他继续拿起奏疏,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淡淡的道:“嗯,打人,是不对的?!?br />
        说着,继续看奏疏。

        宦官抬着头,有点懵了。

        这到底是个啥子意思呢?打人是不对的,那下一句是什么?

        等了老半天,没听到下一句,倒是站在弘治皇帝身边的萧敬似驱苍蝇一般,摆摆袖子,小宦官明白了,立即起身,蹑手蹑脚的出去。

        这奏疏看了良久之后,弘治皇帝将奏疏放下:“好,这蒸汽船,虽不知下海之后,功用如何,可当下下西洋,确是局限重重,太子与继藩此举,也算是利国利民了?!?br />
        方继藩谦虚的道:“这都是陛下英明的缘故?!?br />
        弘治皇帝不禁道:“怎么又转到了朕英明了?!?br />
        方继藩理直气壮的道:“倘使其他天子,儿臣岂敢如此放肆,擅自与太子殿下研究蒸汽船,正因为陛下乃是圣天子,宽宏大量,明察秋毫,臣等才可以发挥所长啊。因而,这和陛下的圣明,是分不开关系的。儿臣常对太子殿下说,陛下外柔而内敛,以仁孝治天下,儿臣是生在了好时候啊,如若不然,早已死无葬身之地了。陛下能物尽其用,人尽其才,不是圣明,又是什么?”

        弘治皇帝听着,既觉得悦耳,又觉得有道理,却嗔怒:“就你话多?!?br />
        他早将什么吴彦,忘了个一干二净,似乎……压根懒得去提起,而后,他徐徐道:“这蒸汽船,要继续研究下去,倘若当真有益于下西洋,朕不吝重赏?!?br />
        方继藩道:“臣遵旨?!?br />
        弘治皇帝脸色又变得忽明忽暗起来:“前几日,朕看了欧阳志的奏报,欧阳志在保定和通州,任这巡抚,已是越发得心应手,他提拔了不少人,尽是干练的人才,朕在想,我大明……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呢?那些小吏,提拔了上来,治理一方,竟也能得心应手,不只如此,他们对于地方的事,更是看得通透,做事的方法,也有章法可循,这地方父母官,上承朝廷之命,下安百姓,朝廷的政令能否得以实施,地方上的百姓,能否安居乐业,都与他们息息相关,朕越想,越觉得……士人的局限,实在太大了,学而优则仕,读书读的厉害,就可以做官,那么……这与太子那般,织毛衣织的厉害,便可做官,又有什么分别呢?”

        弘治皇帝露出了失望之色,长久以来,他对士人,是极信任的,可这份信任,他越发觉得,被辜负了。

        弘治皇帝又道:“可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想要改弦更张,岂有这般容易?!?br />
        “朕在想,欧阳卿家在通州和保定府新政,既已经提拔了不少吏员,不妨……在这上头做文章,暂时在这新政之地,朝廷不再委派科举的官员了,让欧阳卿家,自行处断,可若只是如此,却又不可,政出一门,非国家之福,保定府和通州,有一点是好的,那就是无论是什么事,都可以随心所欲。不妨,就将这选拔吏员的制度,拟出一个细则来,按着这个章程,来施行,什么样的人,可以为吏,什么样的人,可以提拔……你是欧阳卿家地恩师,先和他通一声气,此外,你也要请教一下刘卿家等人,到时,上一道奏疏给朕?!?br />
        方继藩听到此处,便明白弘治皇帝的意思了。

        弘治皇帝想要开辟一个新的选才方式,对于科举,他已有不同看法了。

        可现在是废黜不了科举的,这是士人的根本利益,真要闹出来,非要天下大乱不可。

        可是保定府和通州,却不同,这两处地方,可以进行某种尝试。

        原先的科举制,在新政的地方不适用,可现在提拔的吏员虽不错,可毕竟没有形成一个完善的规范制度,未来,想用新的体制,来与科举制抗衡,首先要做的,是让这个新的体制,完善起来,新成某种定制。

        方继藩苦笑起来。

        弘治皇帝看了方继藩一眼:“卿家苦笑做什么?”

        “儿臣培养了不少人才,新制之中,难免儿臣的徒子徒孙们,有利??梢坏┤绱?,西山文学院,这么多学八股的人,可就前途不明了。这手心手背,都是儿臣的肉啊?!?br />
        这话说的……

        言外之意是……

        我方继藩不是吹牛,无论什么规则,我西山书院,都吊打书院外的那些渣渣。

        弘治皇帝瞪他一眼:“一个月之内,拟定一个章程来吧?!?br />
        方继藩道:“那儿臣,这就去向刘公请教?!?br />
        弘治皇帝颔首:“不要张扬?!?br />
        当然不能张扬。

        说实话,这等于是把士人的根都挖了。

        方继藩本就是他们的掘墓人,我方继藩就这小暴脾气,来啊,你们有种来打我。

        可是……刘健不同,刘健乃是百官之首,是士人的领头人,若是有人知道,方继藩在挖他们老坟的时候,刘健还在背地里提过什么建议,出过力,只怕消息一传出来,那些士人,就要手撕刘健了。

        方继藩正气凛然道:“陛下放心,儿臣口风很紧的?!?br />
        他告辞而出,却没有急着去见刘健,而是立即关起门来,将自己的几个弟子,统统都召来,甚至是欧阳志,也让他从保定府赶过来。

        看着五个弟子,方继藩一阵唏嘘,说出了弘治皇帝的真实意图,而后道:“这是大事,这个章程,影响到的,将是数百上千年,章程怎么拟定,你们先各抒己见,尤其是欧阳志,欧阳志啊……”

        欧阳志沉默了片刻,笃定的道:“学生在?!?br />
        “你有独当一面之才,这方面,你的经验最是丰富,你来领这个头,你的其他师兄,协助你,先草拟出来,为师看看,接着,我们再逐条的讨论,还有……这事儿……暂时别放出消息去,为师不愿打人,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拳头会疼的?!?br />
        …………

        推荐一本书《赵公子》,写的是先秦的故事。

        
  • 地理 —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6-16
  • 武警黑龙江省总队开展搏击教练员集训 2019-06-16
  • 杂交小麦来了增产20%以上 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 2019-06-15
  • 帅气小哥哥“勇闯”欧洲 一年为中国人省下几个亿 2019-06-08
  • 进不了朋友圈,身份认同难。 2019-05-30
  • 一流的淋浴房原来长这样! 2019-05-24
  • 2017年度注册核安全工程师资格考试合格标准 2019-05-22
  • 重庆:被误以为特色民宿的“最美公厕” 2019-05-22
  • 苹果独家签约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全力打造原创节目 2019-05-17
  • 我国百万千瓦级核电工程 首次使用自主“神经中枢” 2019-05-17
  • 美媒:中国需要几十年才能接近匹敌美国全球抵达军力 2019-05-14
  • 高清:C罗帽子戏法科斯塔梅开二度 葡萄牙3 2019-05-03
  • 安徽构建“三有”型稳定脱贫新模式 带动贫困户增收 2019-05-03
  • 一百多年前刻在贝叶上的文字 使西双版纳的傣族文化得以延续 2019-05-02
  • 骆惠宁主持召开十一届省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五次会议 2019-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