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理 —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6-16
  • 武警黑龙江省总队开展搏击教练员集训 2019-06-16
  • 杂交小麦来了增产20%以上 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 2019-06-15
  • 帅气小哥哥“勇闯”欧洲 一年为中国人省下几个亿 2019-06-08
  • 进不了朋友圈,身份认同难。 2019-05-30
  • 一流的淋浴房原来长这样! 2019-05-24
  • 2017年度注册核安全工程师资格考试合格标准 2019-05-22
  • 重庆:被误以为特色民宿的“最美公厕” 2019-05-22
  • 苹果独家签约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全力打造原创节目 2019-05-17
  • 我国百万千瓦级核电工程 首次使用自主“神经中枢” 2019-05-17
  • 美媒:中国需要几十年才能接近匹敌美国全球抵达军力 2019-05-14
  • 高清:C罗帽子戏法科斯塔梅开二度 葡萄牙3 2019-05-03
  • 安徽构建“三有”型稳定脱贫新模式 带动贫困户增收 2019-05-03
  • 一百多年前刻在贝叶上的文字 使西双版纳的傣族文化得以延续 2019-05-02
  • 骆惠宁主持召开十一届省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五次会议 2019-05-01
  •     这其中有没有联系,很值得怀疑。

        在穿过来后,余颖首先怀疑是靳侯爷搞鬼。

        要真的是那样,她可是想办法让幕后之人没有好下场。

        事实上经过调查,不是靳侯爷。

        他虽然在余颖看来,在对待原主、儿子问题上比较渣渣,但还没有想要除掉海氏。

        动手的是另一个人,简直就是出乎余颖的意料,她和原主有什么恩怨?

        后来在知道那人身份后,她倒是明白几分原主和她恩怨。

        等到确定萧氏回归的消息后,又多了一个嫌疑人。

        如果对原主动手,真的是萧氏所指示。

        那么动手之人的动机,也就是很好理解的。

        说起来,原主对萧氏的印象,不怎么太好,即使两个人从来没有见过面。

        可她嫁进侯府后,那些妯娌们总是在一边说萧氏的好。

        说萧氏的气质是优雅如兰,一身的书香气。

        而原主长得还不错,但和萧氏一比满身铜臭气。

        好像原主就是一团烂泥,根本无法和萧氏比。

        有人就故意在一边小声嘀嘀咕咕的,说:难怪侯爷更爱重前妻。

        就是因为侯爷知道,那一个更加有魅力。

        她们说话时,好像是避开了原主。

        实则就是故意让原主难过。

        每一句话都听得清楚。

        日日如此被比较。

        这种情况下,她能对萧氏印象好才怪。

        是个人都会炸。

        对原主的想法,余颖很理解她的心理。

        她就是她。

        即使原主有时候在某些地方不如萧氏。

        但她是独一无二的自己。

        就是有缺点。

        但她是她。

        为什么别人总要拿萧氏和自己比?

        萧氏总有不如她的地方,最起码萧氏绝对不如她有钱。

        可是侯府的人在听到这一条时,都是掩住耳朵,一副不想听。

        就仿佛原主嘴巴里,说出钱财两个字,是满身的铜臭气,是在侮辱她们的气节。

        时间久了,原主是有些怀疑自己。

        渐渐不再提钱。

        自信心遭到强烈打击。

        余颖在知道原主的遭遇后,叹了一口气,原主的举步维艰,她很明白。

        说到底,就是靳侯爷不给原主正妻的应有的尊重,搞得侯府上下都来踩一脚原主。

        原主在嫁进侯府后,曾经想着搞好妯娌关系,以真心换真心,对她们几个很好很好的。

        特意送了不少珍贵的见面礼。

        结果白眼狼们很不爽。

        拿到东西后,竟然觉得原主显摆有钱。

        赏一个笑脸给原主看看,都是那种假笑。

        过后,在遇到时,她们的话语中带着几分嘲弄。

        我去!给好东西还不好!原主的那些妯娌一个个有病。

        只怕原主要是不给贵的见面礼,她们又会哔哔越有钱越抠门。

        余颖这样想着,嘴角浮出一丝丝带着嘲讽的笑意。

        之所以会这样想,就是因为她知道人性的恶。

        要是看不顺眼某个人,就是那人给送上仙丹妙药,也会当成其心不良。

        所以对于看自己不顺眼的人,根本就不需要搭理,也不要想着协调和好。

        有机会的话,给她们几计大耳刮子。

        绝对让她们以后离开远远的。

        当然这其中一定有人不死心的,想要找场子,那就找机会接着教训就是。

        想清楚原主妯娌们是怎么样的人后,余颖就不怎样在意她们的观感。

        反正早晚都要闹翻,那么就不要客气。

        拜她们所赐,原主就没有啥好名声。

        只不过初来乍到时,因为不想着打草惊蛇,才没有改变原主的命令。

        而今,已经查清楚所有的来龙去脉后,余颖打算算计靳侯爷。

        她发现自己的运气不错。

        萧氏回来了。

        萧氏这人,余颖倒是对她没有什么太大地恶感。

        她从头到尾也没有出手对付原主。

        怎么看,她也算是一个倒霉蛋。

        明明靳侯爷是恩爱夫妇。

        最后却是劳燕分飞。

        奈何?

        没有钱!

        这说明一件事,想要恩爱,就要有钱。

        没钱,恩爱也不会长久。

        但余颖对她,也不会有好感。

        因为那个出手对付原主的人,倒是和她有些关系。

        当初萧氏和离之后,就离开侯府,走之前不放心自己的儿子。

        就把忠仆薇娘留下。

        想着让她照顾好自己的儿子。

        想着万一有什么问题,也可以联系上她。

        为了更好照顾好小主人瑜哥儿,薇娘就做了侯爷名义上的妾室。

        一直是紧盯着原主的动作。

        时时刻刻让瑜哥儿身边人注意,不要被海氏给算计了。

        还给孩子讲,他的亲娘是如何如何想念他。

        这种情况下,让原主和嫡长子之间就一直是关系很紧绷。

        余颖知道后,感觉这位薇娘真的是宅斗高手。

        等萧氏回来后,薇娘从心里感觉侯爷爱重的人,依旧是她家娘子。

        再加上海氏正好要生第二个。

        就出手算计了原主。

        在原主被算计这件事情里,薇娘是主犯。

        但靳侯爷的想法,是助长了她的野心。

        萧氏的确是没有想着让人算计原主。

        但薇娘是她的人,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她也是不怎么太清白。

        在算计原主夫君和萧氏时,余颖是一点也没有想要提醒对方的想法。

        她派旦旦和小小鱼开始监视后,发现自从萧氏回来,靳侯爷有些空闲时间,就跑到萧家外面转悠。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侯爷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伙子。

        看到美人,就忘记自己的身份。

        都是娶过两房妻子,奔三十的人了。

        另外全然把自己的已婚身份忘记,可真的是够渣的。

        余颖撇嘴,对萧氏好的不行。

        完全忘记他们的和离,是女方先开口。

        纵然萧氏对得起娘家人,但对夫君和儿子明显要低好几个档次。

        好在是,她正想着怎么踹掉那个对原配好得不行,却对原主坏得不行的渣渣。

        他就自己准备送上把柄。

        可真的是太好。

        萧氏的回来,对原主来说,并不好。

        造成原主被算计。

        但说到底,她早晚会回来的。

        原主的惨剧是必然的。

        但萧氏的到来,对余颖来说。

        是挺好的,增加了胜利的可能。

        余颖是打算调整好自己的作战计划。

        看着他们这对曾经的恩爱夫妻怎么做,她再跟着做出应对。

        想要拿到原主儿女的抚养权,就要抓住镇南侯的把柄。

        反正以余颖的感觉,绝对有把柄可抓。

        事实上,此刻的旦旦传来消息,说是萧氏和靳侯爷已经见面。

        只是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等到旦旦回来,余颖把整个过程看了一遍。

        从一开始两个人目光相遇,就像是两个异性磁石一样,直接对上眼。

        好在是萧氏身边的人,一直不准她上前,而是拉着她上了车子。

        萧氏最后摇摇头,哭了,一颗颗晶莹的泪珠滚落下来。

        而靳侯爷坐在原处,双拳紧握。

        手上德青筋蹦起,皱着眉毛,一直盯着萧氏所上的车子走远。

        他应该是听到了萧氏的哭声。

        整个人就如同是神魂跟着萧氏走了一样。

        良久没有动弹一下。

        等他醒悟过来后,一拍桌子。

        差点把小店的桌子拍散。

        余颖一看,他们两个人应该还是郎有情妾有意的状态。

        只是这种郎情妾意德情况,和原主的悲催经历,看上去是那么的对比强烈。

        要是萧氏带着这么多的家产嫁进来,只怕靳侯爷要把她捧在手里吧?

        原主做错了什么?啥都没有做错。

        靳侯爷连古代社会夫君,应该对妻子所担负的责任,都没有做好。

        据余颖所知,那个给原主催产药里下红花的薇娘。

        靳侯爷也知道小动作,只是斥责一番就放过。

        那个喂药的婆子,竟然跑掉。

        原主就是这一次不出事,下一次也逃不掉。

        在侯府里,原主的地位还真的低,连薇娘这个名义上的小妾都敢动手。

        要不是想到原主的子女将来的名声,余颖都想着把整个侯府都给毁掉,一群渣渣。

        不行,要慢慢想个办法,把对孩子的影响减低到最低的地步。

        相信原主宁可自己过得苦。

        也会要儿女好。

        反正证据在手里,一个都跑不掉。

        余颖决定先清理好原主的嫁妆问题,毕竟原主一直很软。

        她并不认为那些负责管理原主嫁妆的人,就一定会忠心不二。

        想要独立,或者是另立山头的绝对有。

        甚至是另投命明主的也有。

        还在是古代封建社会后,身契可是控制人们的好方法,

        她下了一个命令,把所有负责原主的嫁妆事务的管事身契都拿过来。

        先去查查是否在原主名下。

        然后不在的,要查清楚是怎么不在的。

        好在是,原主的手下还是有一批比较忠心,很快就查出来。

        就把结果报到余颖那里。

        作为一个当过两任女帝的人,做事是相当的雷厉风行,很快就抓出去对原主不忠的人。

        怎么处理?

        这种情况很好办。

        有触犯法规的,直接送到官府。

        贪污银钱数额不少的,基本上追究是本人的责任。

        当然有关系的家人一并发落。

        就这样,余颖很快就把原主的嫁妆都抓在手里。

        抓到手里后,她并没有打算马上开始开源,而是开始节流。

        现在的她,打算先对付其他人。

        原主的那些妯娌们,应该是快来找她。

        每一次想要沾光时,她们就会给原主点好脸看。

        拿到钱后,她们种有人就会变得冷淡一些。

        而原主宁可给钱,也希望她们和缓点。

        这种诡异相处方式,令余颖无语。

        这一次就让她们清清白白地过日子好了。

        很快的,那些自认为自己是侯府掌家夫人们的那些女人,就感觉不好受。

        因为余颖不在按原来的时间给账房送钱,没钱怎么掌家?

        而她们才发现,她们有段时间没有见侯爷的妻子海氏。

        她们不想着见她。

        毕竟侯府的女主人应该是海氏才对。

        就算是她身上没有诰命封号,但她还是侯府的女主人。

        她们原本以为拿着侯府大权,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但没有钱,就啥都没有。

        在十多天里,海氏庄子里的东西,就不再往侯府送,连应该给的银子也不见了踪迹。

        于是她们实在是坐不住,就相互招呼着,一起去见海氏。

        到了百味院时,就见海氏的陪嫁们一个个都是精神抖擞,看到她们都是笑脸相迎。

        看上去,和曾经的她们没有什么区别。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们又感觉到还是有些区别的。

        然后她们被让进客厅里,坐下后,有人奉上茶水和点心。

        有人打量了一下,发现这里有些变化。

        整个色调上更加明快些。

        她们虽然一直说原主是铜臭味十足,但她们心里明白。

        人家有钱,支撑的起。

        而且原主的文化素养不低,琴棋书画都学过。

        毕竟有钱就能请来足够好的老师,原主的各个方面相当不错。

        虽然傻白甜了点。

        这些女人自然是不喜欢有人压在她们头上。

        才会在处处贬低原主。

        等着她们坐了一会,余颖才出去。

        因为小朋友宁姐儿刚才哭了,余颖看着奶娘把孩子哄好后才出来的。

        “哎呀!大嫂你真的很忙啊?!倍蛉怂?。

        说话时,有些阴阳怪气。

        说话的人,是主要掌管事务的二夫人王氏。

        她有些不高兴,感觉自己受到了慢待。

        就见大嫂并没有什么慌张,反而只是微微一笑。

        然后她先是行了福礼。

        原主还是白身,而其他那些人最次也是孺人。

        在原主嫁进来时,她们说,平时相见时,要先行国礼,也就是说做大嫂的,要给各位官夫人行礼。

        等行完国礼后,她们这些做弟媳妇的,再行家礼,见过大嫂。

        但后来,只见原主行礼,不见她们行礼。

        余颖想起原主的这段记忆,微微笑着,

        合着侯府的人就是这样,用各个方法提醒原主的身份不高。

        怪不得原主的儿子一直是受到打压。

        好好好!

        余颖微微一笑,她们想要让她行礼,她就行礼。

        作为修士,她的功力即使被封印,但格位上比现在的所谓官夫人要高上不少。

        所以受了她的礼,自然是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她们的倒霉,也是自找的。

        当然,好在是平辈,只是一个福礼。

        要是给她们来个跪礼,她们只怕立马死掉。

        然后几辈子没有什么好运。

        这是她穿越这个世界之前,系统提醒她的。

        在行礼时,她没有如何不高兴。

        当然,余颖也没有等着她们叫起,就站起来。

        虽然原主只是个白身,但在礼法上是他们的大嫂。

        她们按说是受不起所谓的礼。

        既然她们装憨,那么余颖也打算装憨。

        毕竟这段时间里,她还要在侯府里待下去。

        反正这段时间里,靳侯爷的真爱到来,自然不会再和现在的妻子发生关系。

        余颖很安全。

        她笑眯眯地说:“刚才孩子哭了,就慢待了诸位,你们是宁姐儿的婶婶,一定不会和我这个当娘的计较?!?br />
        “大嫂,原来是宁姐儿哭了,没事的,我们也是顺便到大嫂这里来?!?br />
        说话的人是三房的张氏,说话时是一脸的笑容。
  • 地理 —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6-16
  • 武警黑龙江省总队开展搏击教练员集训 2019-06-16
  • 杂交小麦来了增产20%以上 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 2019-06-15
  • 帅气小哥哥“勇闯”欧洲 一年为中国人省下几个亿 2019-06-08
  • 进不了朋友圈,身份认同难。 2019-05-30
  • 一流的淋浴房原来长这样! 2019-05-24
  • 2017年度注册核安全工程师资格考试合格标准 2019-05-22
  • 重庆:被误以为特色民宿的“最美公厕” 2019-05-22
  • 苹果独家签约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全力打造原创节目 2019-05-17
  • 我国百万千瓦级核电工程 首次使用自主“神经中枢” 2019-05-17
  • 美媒:中国需要几十年才能接近匹敌美国全球抵达军力 2019-05-14
  • 高清:C罗帽子戏法科斯塔梅开二度 葡萄牙3 2019-05-03
  • 安徽构建“三有”型稳定脱贫新模式 带动贫困户增收 2019-05-03
  • 一百多年前刻在贝叶上的文字 使西双版纳的傣族文化得以延续 2019-05-02
  • 骆惠宁主持召开十一届省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五次会议 2019-05-01